旅程 2008 – 2010

藝術交流

 

香港 – 2009年7月2 - 4日

藝術行街

《藝術行街》
策展人: 鄧凝梅, 余琦琦

是次展覽的主題是關於香港的流動性和速度。我們以貨車內外的空間來展示九位藝術家的作品,讓他們的作品漫遊在香港的街道上。張偉樂,林磊剛,劉學成,李雪盈,鄧凝梅,謝諾麟,謝明莊,黃振欽,姚君豪希望透過其作品來表示、解構和重建走在香港街道時的「停」、「留」、「動」,三種特殊感受。

「停_止」
在貨車外側出現的啞劇演員影像由謝明莊所拍攝。在白色面具下,沒人可以告訴演員的情感,或者他是沒有情感?演員似乎是對路人打招呼?讓觀眾留步,進入貨車欣賞其他作品。謝諾麟不要時間白走,他看著時間在重複。每天,一如以往般增加、建立時間。他用緩慢的速度與我們對話,一反香港這個城市的速度。同樣地,林磊剛的作品也希望觀眾能慢慢地移動頭部及其眼睛,留意更多身邊的人和事。劉學成讓一張古畫穿越現世代。當貨車停下時,這幅畫將成為一個為人遮擋猛烈陽光的帳篷。當抬頭時,觀眾將不見高樓只見山,就如身在畫中。

「留_下」
姚君豪和鄧凝梅分別在香港的街道上找到對自己生命起了意義的東西。前者不喜歡在街上逛的,因為太擠迫。路人為他們的日常而追趕,很容易忘了他們的心。所以姚君豪想要一個袋子,可以把一個心好好的放穩。後者的作品想引起一種收集城市動物標本的感覺。每個動物標本都記錄了被捕獲的日期,時間及地點,記錄了動物的流動。動物的命運受人類所操控,最終它們被囚禁。我們操控世上其他物種的命運時,我們會怎麼去對待它們?我們又該怎樣做呢?

「動_容」
沒有勞動界的推動,香港國際大都會形象要如何建立?李雪盈、張偉樂和黃振欽從勞動界的人和物說出中國香港的特色。勞工是社會的關鍵人士,他們付出了大量的努力和勞力,但獲得的回報不多!李雪盈用工人創建時的工作材料作媒體,同時播放出一首描述辛勤工作的歌。提醒我們勞工努力在社會上所作出的貢獻,在香港的街頭高唱《勞動之歌》!張偉樂相信有容乃大的紙皮箱盛載的不是貨品,不是雜物,而是香港的「夜光」,好讓遠方的朋友也能看見香港夜光,擁抱香港的夜光。對於黃振欽來說,貨車就是流動的象徵,而且具男子氣概。所以他想做一個平衡,利用花邊布把貨車某些零件和部位包起,剛柔並濟。


Art on the Road Art on the Road Art on the Road Art on the Road Art on the Road Art on the Road Art on the Road




香港 2008年11月19日

pilgrimage pilgrimage pilgrimage pilgrimage pilgrimage

交流會由純粹獨立藝術家群和光影作坊共同協辦,並於2008年11月19日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行。是次主題為「游子意‧故人情」,交流會從一個錄影影片開始交代藝術貨櫃計劃由準備到實現的精彩過程。

其後由兩位藝術家,李美娟和香建峰,攝影師陳廣源分享他們於2008年7月時隨第一批貨櫃啟航到新加坡的船上經歷。

最後由謝明莊先生,光影作坊其中一位創辦人及追蹤藝術貨櫃的合作夥伴,發表講話,其講話內容是互連的文化和思想的旅程。他向交流會上的參與者介紹了一書A Fortune-Teller Told Me: Earthbound Travels in the Far East by Italian journalist Tiziano Terzani and the concept of imagined communities該書由Benedict Anderson著。謝明莊想通過此書向大家提出在現今社會中尋找平衡和身份的主題。

同時,謝先生也談到他自己作為一個攝影師的個人旅遊經驗。出席是次活動的藝術家和市民均獲得有意義的交流和討論。

返回頁頂

 

上海 2009年3月1–14日

Shanghai shanghai1 shanghai2 shanghai3 shanghai4

《十三個手提藝術的故事》由鄧凝梅、余琦琦策展

當地球仍在轉動,還沒有貌似奇洛李維斯的外星人走出來(說普通話)警告我們,可見與不可見的萬物仍流動於四周,外有宇宙,內有流感,還有近期全球人類關注的經濟流動性。藝術,不論是昔日權力的宣傳工具,還是今天反映時代的鏡子,它都具有溝通的能力。當藝術品在移動時,作品的內容與周圍的環境或人會產生一定的對話。這次展覽由高流動性的作品組成,在《十三個手提藝術的故事》中,我們從不同的生活層面去探索人與人之間為交流而作的準備及過程。

「手提藝術」正是今次跨境展覽的「行動」部分,我們以策展人的身份,邀請十二位香港藝術家製作在尺寸上和重量上都方便攜帶的藝術品,之後我們會挑、抱、背、提、扛或搬,將作品運出香港。在運送途中,我們會用攝影記錄手提藝術在不同轉換點,如地下鐵、的士站或機場內等情況。最終的相片記錄會成為展覽的第十三個手提藝術的故事,描述著其餘十二件藝術品的流動過程,為《十三》揭開序幕:

從來,有人的地方就有垃圾,它是文明的副產品。當物質文明不斷發展,所製造出的垃圾就更多、更複雜,打從何時開始城市的發展都建基於垃圾堆之上?林玉蓮利用旅行箱載滿了一匧過剩的物質文明產品,從香港運到上海,再在展場中野蠻地展開,讓物質文明霸佔的地面空間成為她的裝置作品。因人性的過度貪婪而導致世界毀滅的電影、電視劇或漫畫有很多,其中在七十年代發表的恐怖漫畫《漂流教室》就是其中一個經典,鄭志明以裝置作品去表達文明的漂流故事,叫現代世界當心。的確,恐怖襲擊到處都是,出入國境變得緊張,為安全而作的檢查自然繁瑣。因為恐懼,所以加強監管,要進入「文明」的城市就得留下記號,如鄧凝梅的《打指毛》,不論是人是畜,通通需要清白的印記。

關於提運行李的重量及尺寸限制,一般都有清楚的規定。對於林偉而的《旅行箱內的一生》來說,要把人整整的一生壓縮到一個旅行箱內,其重量會是多少?當陳錦成的旅行箱通過機場的X光射線安全檢查儀時,檢查人員會看到旅行箱內置海綿製的世界六合(鹿鶴),天南地北的尺寸又是多少?

有人說地理是要用身體體驗出來的,文字只是後備,李美娟的《旅程日誌》正正脫離了文字的空間,只有心電圖般的線條來表達旅程中的微妙震動。在旅途中閱讀絕對是打發呆等時間的好提議,在選擇讀物時,大家不妨考慮陳慧思藍色的《閱讀水平線》和何藹恩的《黑色旅遊指南》,前者是對時間和距離認知提出了新的看法,後者則是以圖畫故事來描繪一個看不見的城市的旅遊經歷。在上海,林志光展出陶瓷作品《藍白色的器皿》,在海上,他的藝術貨櫃正經南中國海、印度洋到達波斯灣各地,重複著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航線。

香港的維多利亞港,港濶水深,為天然良港,怪不得當年的商界精「英」硬要從滿清政府手上奪去。現時維港的西北部,已發展成為香港最主要的貨櫃物流處理中心──葵青貨櫃碼頭,它是全球最高吞吐量的貨櫃港口之一。當日,香建峰就是從那裏出發,伴隨自己所繪畫的貨櫃到新加坡,在五天的海上旅程中他創作了《當貨櫃船遇上鯨魚》。若要在維港上捕魚,能捕獲的魚類可能包括了蔡穎思提及的白飯魚,雖然今天的維港海產不宜食用,但仍有機會發現白飯魚(白色的帆布鞋)漂浮在維港上。香港由英殖民地轉變為一個特別行政區,由一個小小漁港轉變為每晚有大型燈光音樂匯演的城市,活於浩浩蕩蕩的大潮流下,人的改變是出於選擇,還是身不由己? 鄧凝姿在本身美麗的尼龍紗上默默地車縫黑色綿線,使透明輕薄的布料變得堅挺,並製作成拉鍊式的高領衣服。高領被拉上後,外界不會看到穿者的眼睛,但穿者能透過透明的布料去觀察外界。在這個高度流動性的社會中,人群無時無刻地流動,作為穿梭於其間的一份子,是去看的或是被看?周圍的環境是和諧或是喧鬧?人與人之間是共存還是缺裂?

《十三個手提藝術的故事》是藝術貨櫃計劃第二階段的交流活動,以展覽形式與香港以外的城市作文化交流,因此,每件作品需經歷一段「肉體」旅程,由香港被「手提」到上海作展出。基於這個動作,展覽的內容便自然地與流動性扯上關係。透過手提的藝術作品作溝通媒介,串聯起南與北的時間、空間和人。

  • 參展藝術家:
  • 陳錦成
  • 陳慧思
  • 鄭志明
  • 蔡穎思
  • 香建峰
  • 何藹恩
  • 林志光
  • 林玉蓮
  • 李美娟
  • 林偉而
  • 鄧凝姿
  • 鄧凝梅

返回頁頂

 

澳門 2008年9月20日

macau1

到訪澳門牛房倉庫並作藝術貨櫃計劃分享會。

OX Warehouse

返回頁頂

 

新加坡 2008年7月17 – 20日

singapore1 singapore2 singapore3

純粹獨立藝術家群成員與創作藝術貨櫃的藝術家,從香港飛往新加坡。抵步後即前往新加坡裕廊港區迎接藝術貨櫃,及在當地展開相關的藝術交流活動。

返回頁頂

 

Art Container - Hong Kong